muce1rbR7_8a8Evsni8rZA[2].jpg  

還記得小時候家境不好,

應該這麼說:民國伍零年代生活本來就不富裕,

沒電視沒冰箱的年代,

加上電也是奢侈品,

家裡當時還是點煤油燈,

雖然物質缺乏,但每天都是愉快過日子。

 

還記得有一次生病發燒,

鄉下本來就是醫生不多,

加上深夜,媽媽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,

看我高燒不退,揹著我摸黑到一位藥劑士那邊拿退燒藥,

那時全身熱燙燙的,媽媽揹著我走了好久才到,

大力敲門好久才應了聲開了門,

半夜兩點多擾人清夢一定不受歡迎,

還好藥劑士問明原因,量完體溫,

39.8度趕緊給我退燒的藥,

吃完藥媽媽揹著我回家,

沿路感到媽媽背上衣服都溼了,

媽媽從來都沒喊過苦。

一路走回家裡半個多小時,

看著我睡覺,一會兒摸摸額頭,

我都感覺到媽媽沒睡覺照顧著我,直到天亮。

 

小時候由於家境不好,

常常挨餓,沒有零食,

還好爸爸在糖廠工作,

每天回家都會帶ㄧ些糖回家,

我跟弟弟就常常喝著自製糖水也很快樂。

小時候沒有娛樂,

記得有一次爸爸載我跟弟弟到糖廠看露天電影,

我也忘了那是什麼電影?

但這一幕我永遠記得,

爸爸用腳踏車載我跟弟弟一路狂奔回家,

真是刺激!好快!坐在後面好刺激好緊張,

這一幕我永遠都不會忘記。

 

長大了,離鄉背井到新竹工作,

一晃眼26年過去了,

我也老了,爸爸媽媽也老了,

雖然每次回去我永遠像一個小孩子一樣,

但很不捨爸媽因年紀的關係,

行動略顯老態龍鍾般 ,

我真的希望你們都可以長命百歲,

真心希望你們都過的很好。

 

 

陳教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